2019人物專訪|長照是條漫長的路-許雲卿 督導

95年至今,從慢性醫院護理長到今年晉升為督導,總是滿臉笑容的許雲卿,有著豐富長照經驗的分享。

(許雲卿 督導)

長輩就像本書

「長輩就像本書,」許督導笑著說「翻到哪頁,長輩們就會告訴你那頁的故事。」

小時候住在鄉下的許雲卿,由阿公阿嬤帶大。從小對於關心弱小、幫助弱勢就別有用心的她,在家人的建議下,步入了護理這條路,一走就是22年。每天都帶著笑容的許督導,民國95年來到晉生這個大家庭。優秀的她,3年後當上了慢性醫院護理長;而今年,更晉升成護理部督導。

而從小與長輩一起生活,自然擅長與長輩互動,踏入第13年的許督導認為「遇到事情就去解決,因為麻煩是你的導師」。

19歲的他,因為愛而清醒

在晉生的這13年來,在長照這個領域上,曾經也遇到很多令人動容的小故事。

有位19歲的男孩阿鴻(化名),因為車禍所以腦傷,對於昏迷不醒且全身癱瘓的他,家人仍不放棄任何希望。入住晉生後,阿鴻的家人們每天都來看他,並和阿鴻說說話,與他互動。當年還是護理長的許雲卿認為,長照領域上,主要遇到的是生活與疾病面的照護問題,除了阿鴻本身的腦傷外,生活上的照護也不能忽略。因此帶領著阿鴻的家人們,撥放著阿鴻車禍前最喜歡的歌,從周杰倫、五月天一直到蕭敬騰等;並時常給予阿鴻的家人打打氣,關心著阿鴻一家。

一年後,有一天阿鴻突然開始哼起了周杰倫的歌,另阿鴻的家人與晉生團隊相當驚訝,在這刻才發現,阿鴻居然醒了!對於一個被認定為昏迷不醒的植物人,這樣一點點進展,是給予家人與照護團隊最大的鼓勵。直到現在事發了五年,阿鴻坐上了輪椅,並能用簡單的字句與最愛的家人互動與對話,雖然生活自理還是需要人協助,但是一點一滴的進步,讓晉生團隊們在長照領域上,看到了不一樣的希望種子。

踏入長照前,首先,要先照顧好自己

許督導說,許多病患入住晉生時,許多不可逆的因素造成他們情緒不穩。或許是對環境的陌生,也或許是不能接受自己的疾病,都極有可能架起一道防衛心。排斥著照護團隊的護理照護,也排斥著生活起居上的協助。

對於不同病患的照護問題,晉生每月都會固定招集團隊們開「病房會議」,經由跨單位的溝通協調,調整並整合出適合的照護方法。當了解他們的生活背景及個性,再去深入理解哪些因素所造成的心理障礙後,這些行為的出發點有時在於『用謾罵的方式表示需求』。其實他們沒有惡意,只是不可逆的原因造成他們無法更需要耐心與關心去化開心中的結。

台灣將步入14%的高齡化社會,長照領域更是現在很注重的議題。許雲卿督導說,踏入長照前,首先要先照顧好自己;照顧好自己,才有能力去照顧更多的人。讓我們把愛,傳下去。